黄河滩区迁出穷窝

《河南日报》(2020年10月17日   第T06版)

    封丘县李庄镇黄河滩区居民搬进李庄社区过上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三门峡黄河边的滩区搬迁小区。

    在位于黄河滩区的原阳县李庄村,孩子们在麦田中尽享丰收的喜悦。

    在范县辛庄镇毛岗村田间地头,中原油田扶贫干部在了解黄河滩地种植情况。

    在位于黄河滩区的孟津县会盟镇,黄河水滋润万亩秧田。

    本版图片均为本报资料图片

    濮阳县习城乡滩区群众喜迁新居(合成图)

□本报记者 栾姗

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一个不能少;共同富裕路上,一个不能掉队。黄河滩区是河南贫困人口相对集中的地方,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区域。

河南黄河滩区面积2116平方公里,涉及6个省辖市和18个县(市、区)。黄河屡屡漫滩,不仅淹没庄稼,更毁坏房屋,百姓“因房致贫”“因房返贫”,滩区贫困发生率远高于正常水平。

黄河滩区脱贫迁建,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否实现。河南统筹做好“一个规划、五个问题、三个变化”顶层设计,综合施策解决黄河滩区脱贫迁建难题,补齐经济社会保障短板,给30万名迁建群众稳稳的幸福。

如今,万里黄河,奔腾依旧;千里滩区,换了人间。

一个规划——“愚公移山”也要办成

高沙、悬河、改道……黄河滔滔一路向东,进入河南段后从三门峡市灵宝市入境,自濮阳市台前县出境,千里滩区是留给中原大地的一个难题。

自小浪底水利枢纽建成后,黄河下游出现大洪水概率减少,但受伊洛河、沁河和小浪底水库下泄流量共同影响,中小洪水出现概率仍然较大,加之河南黄河滩区面积大、人口多、投入少,安全建设滞后,特别是濮阳县、范县、台前县、兰考县等低滩区,“洪水漫滩——家园重建——再漫滩”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。

“从小到大,住过草房、土坯房、砖瓦房,每次发洪水,村里总是被淹。”封丘县李庄镇南曹村农民刘书开说,历史上黄河百年一决口,几十年一改道,经过这么多年治理,温顺多了。但南曹村属于黄河滩区,就是在防汛大堤以内,既是黄河行洪区域,也是村民生存的场所。

泥巴路、土砖房,一到雨季,家难进、路难行。像南曹村一样的黄河滩区,受政策及防洪要求制约,基础设施落后,农业靠天吃饭,工业几乎为零,经济社会发展缓慢。“滩区的群众太苦了!”一位封丘的干部,面对汛期黄河的滔滔洪水,发出了这样的感叹。

在黄河改道形成滩区的一个多世纪里,面对黄河水患,人们更多时候是顺从与无奈。田地被淹、家园被毁的切肤之痛,是伴随许多滩区人一辈子的成长记忆;而搬出滩区、新建家园,也成为一代又一代滩区人渴望而难以企及的梦想。

这是历史条件和发展阶段的局限,这种局面不应该发生在今天。在尊重黄河自然规律的同时,如何让滩区百姓彻底“挪穷窝”?河南省委、省政府痛下决心,“愚公移山”也要办成,绝不能让滩区群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掉队。

2017年8月,《河南省黄河滩区居民迁建规划》经国务院同意,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正式印发,这是全国仅有的两个黄河滩区居民迁建规划之一。规划明确了住房补贴、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设施建设补助、创新土地融资、加大扶贫政策支持力度、大力推进土地流转、加快产业发展、积极推进转移就业、加强生态体系建设等主要配套政策和措施,滩区的脱贫迁建有了规划,群众的生活改善有了盼头。

从黄河边的破瓦房,搬到了封丘县李庄镇移民社区的电梯楼,王学芹是河南省第一批黄河滩区搬迁户。每天早上,一家人吃过饭,女儿去自己开的面包房工作,王学芹送外孙女上幼儿园;没事的时候,他跟邻居们聊聊天、下下棋。听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,看着广场上随着音乐舞动的身姿,王学芹总是忍不住地感慨:“幸福就是这个样!”

滩区迁建,不仅帮助滩区居民彻底远离了黄河水患,而且帮助他们完成了从农村生活到城镇化生活的迅即转变——河南黄河滩区人,正迎来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双重巨变。

五个问题——兜住群众“美好生活”

黄河滩区脱贫迁建,并不是只“迁”或只“建”,而是一项统筹考虑搬迁安置、经济发展、就业创业、生态建设等方方面面的系统工作,要紧紧扭住包括就业、教育、医疗、文化、住房在内的农村公共服务体系建设这个基本保障,编织一张兜住困难群众基本生活的安全网,坚决守住底线,兜住美好生活,确保滩区居民“搬得出、住得安、富得快”。

——人往哪里去?

河南按照“一次规划、分步实施、功能配套、宜居宜业”高起点规划,高标准建设,打造宜居宜业新家园。

在安置区规划上,按照产业、安置区、土地、公共服务和生态规划“五规合一”的要求,坚持靠城区、靠镇区、靠园区“三靠”选择迁建位置,实施整村搬迁、集中安置、集中配套,发挥规模效应,避免分散建设,既让滩区居民共享城镇公共服务设施,又便于就近就地就业创业,努力使每个安置区都成为功能配套、环境宜居的新型城镇或新型村庄。

——钱从哪里来?

河南积极探索创新,加强统筹协调,通过部门整合、资产盘活、土地经营、群众自筹等途径,探索建立多层次、多元化、多渠道的投入保障机制。

用足国家支持资金,不折不扣落实中央财政户均补助7万元政策,48.02亿元中央财政补助资金已及时下达各迁建县(区);用好省级配套资金,三年累计安排省级财政性资金16.42亿元,用于住房补助;用活土地交易政策,将滩区居民迁建节余的建设用地指标在全省范围内交易,所得资金全部用于滩区迁建。

——政策咋落地?

河南在群众关心、社会关注的补贴政策、分配政策、拆迁政策落实上,积极探索创新,细化实化措施,充分调动群众迁建的积极性、主动性。比如,在住房分配方面,充分尊重群众意愿,原则上按人均30平方米的住房面积分配,并由各级财政给予住房补助,对于确需扩大面积的,超面积部分由搬迁群众按实际成本价格购买。

——工程怎么干?

河南始终把工程质量安全放在第一位,提高准入门槛,加强规范管理,做好“三个严格”。

严格落实责任,省、市、县三级均成立了由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牵头的迁建工作领导小组;严格质量监管,落实好“政府监督、中介监理、企业自律、群众参与”四位一体的监管体系,实行工程质量终身责任制;严格资金内控,实行工程建设招投标制度和预算管理,规范迁建项目管理,控制工程造价,保障迁建工程顺利实施。

——生计如何保?

河南注重从长远来统筹、从生计来保障,协同滩内滩外,重点抓好生产设施恢复、蔬菜用地调换、公共服务提供、劳动就业转移等四个关键环节。

在滩内,发挥资源优势,积极改善农业生产条件,恢复道路、水利、电力等设施,加大土地流转力度,通过规模经营大力发展现代农业、休闲旅游业,提高农民收入。在滩外,通过调整土地或者土地置换的办法解决菜地等自留地问题,同步推进安置区配套医疗、教育、文化、体育、环保等公共服务设施,降低群众生活成本。

三个变化——“世纪难题”今朝破解

黄河自1855年于河南兰阳(今兰考)铜瓦厢决口,下游开始经受洪灾之苦,一晃就是百余年,成了世纪难题。今朝,我们有了比以往更为有利的条件,也必将拥有前所未有的自信和担当。

30万名迁建群众的民生大事,处在一个崭新的时代坐标上。从时光纵轴看,百余年治河史艰苦卓绝而又硕果累累,滩区人一辈子不停地“拉土垫台、拆房建房”的状况必须成为历史;从全国横轴看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蹄疾步稳,胜利就在眼前,黄河滩区就成为脱贫大局中必然重点考量的“棋子”。

河南把黄河滩区居民迁建与城镇化相结合、与乡村振兴相结合,坚持问题导向,坚定目标任务,努力实现“滩区变城区、农民变市民、穷人变富人”。

加快安置区建设。河南在确保质量安全和环保“六个百分百”的前提下,加快住房和配套设施建设,改善滩区群众生活环境,让“滩区变城区”。外出打工的长垣县武邱乡罗寨村村民罗湘全回乡了,自小生长在黄河边的他,更能真真切切体会到这种变化。从雨天泥泞的小路到宽阔的柏油路,从狭小的窗户到明亮的落地窗,从旱厕到抽水马桶,从自我取暖到集体供暖……“这生活跟城里有啥区别?”他说。

做好搬迁入住。河南精心组织搬迁入住,加强后续服务管理,推动迁建群众思想观念、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转变,让“农民变市民”。搬进楼房快一年,69岁的王明仑虽然也会想起以往的日子,但对老房子的记忆日益模糊。他知道,那种差不多10年要翻盖一次房子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迁建解决了滩区群众安居问题,更改变了他们的生产生活方式。兰考县东坝头乡安置区配套建设幼儿园、小学、文体中心、社区服务中心、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,孩子上学、老人看病等问题都解决了。

促进转移就业。河南把滩区居民迁建和乡村振兴有机统一,通过技能培训、产业发展、土地流转规模化经营,确保有劳动能力的家庭至少有1人稳定就业,让“穷人变富人”。“合作社成立了,生活会越来越红火!”封丘县李庄镇贯台村农民李先中计划在树莓种植上大展拳脚。原来,他得知树莓亩产效益高,苦于没有足够的土地,致富梦想无法实现。借着滩区迁建的东风,他拿到精准扶贫资金,一口气流转200多亩黄河滩地,成立树莓专业种植合作社,吸收成员30多户。

变化的不仅有百姓生活,千里滩区也将跨入“新天地”。省发展改革委主任何雄说,面对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时代号召,河南373.83公里沿黄生态廊道建设工程已经启动,将建设成为生态农业、文化旅游和水资源综合的“绿色生命体”,更好地“共同抓好大保护,协同推进大治理”,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