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流太极和“骑在大象背上”的陈家沟

《河南日报》(2021年01月14日   第09版)

    太极圣地陈家沟

    习练太极拳

    来自世界各地的太极拳习练者

    太极拳展演

□本报记者 陈学桦 孙勇 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 张海燕

2020年12月17日太极拳申遗成功,似乎一夜之间让陈家沟的一切都加速了。

2020年12月18日一早,太极拳祖祠山门处,一名刷漆工将刷子绑在一根竹竿顶端,正费力地将赭红的油漆,涂抹到沿着横梁裸露在外的白色穿线管上。陈家沟景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张建军显得有点着急,“这么个干法,咋会出活。”

这个孕育了太极神拳的村庄,常年受洪水冲刷形成三条深沟,数百年前为播迁于此的陈氏先祖卜居,得名陈家沟。与寻常村落的不同在于,这一“土味十足”的豫北平原乡村,因太极拳的“加持”而变得名扬海内外。

1 “哼哼”“能能”都会扑腾

奔腾不息的黄河与博大精深的黄河文明孕育了太极文化,太极文化结出的硕果之一就是太极拳。

方圆不过数里的陈家沟,拳馆林立。陈家沟村党支部书记陈景元介绍,目前村里保留下来的太极拳名师传艺故居就有20余处,大型太极拳学校4家、家庭拳馆60多家、宾馆民宿16家,常年外出传授太极拳的拳师有800余人,每年接待全球前来拜师学艺的太极拳爱好者超过5000人。

自陈氏九世陈王廷创编太极拳来,陈家沟人习练太极拳之风甚盛,村民说,“上至哼哼,下至能能,大人小孩,都会扑腾。”

在陈王廷故居,记者偶遇64岁的村民郭保。他热情地邀请记者,“我比画两下给你们瞅瞅。”“野马分鬃、白鹤亮翅、金刚捣碓……”一套拳打下来,郭保气不长出、面不更色。

在陈家沟,连街头的“扫地大妈”都不能小看。曾在景区干保洁的陈光平,从小体弱多病,每年都要输几次营养液“保命”。丈夫常年在外教拳,陈光平干完保洁,就跟人习练太极拳。“这两年连感冒都没得过。”

郭保和陈光平两家离得不远,两人经常切磋武艺。持有拳师证的郭保对陈光平的实力非常认可。63岁的陈光平最近有个小目标,“争取在春节举办的陈家沟村太极拳比赛上,拿个一等奖。”

陈家沟全村3000多人,八成人习练太极拳,大都“靠拳吃拳”。但也有例外。下午两点多,阳光正好,老陈一家忙着在院里分拣刚挖回来的山药。一年下来,也不比一些外出授拳的“老炮”少赚。“家里人也都会打一点拳,老祖宗留下的宝贝,不指望它吃饭,但也不能丢了。”

太极源于生活,又高于生活。在陈家沟,太极拳作为一种崇德尚武、修身齐家的“本相”一面,还在质朴地传承。

2 中华大秘 藏于太极

作为太极文化的“丹田地”,如今陈家沟在太极拳全球传播大棋局中处于C位。

400多年前,陈王廷以易理和《黄庭经》所蕴含的养生哲理为指导,以家传108式长拳为基础,创立了新的拳种——太极拳。400多年后,太极拳从陈氏一族的“独得之秘”,衍变为流派众多、传播海内外的知名拳法。当地政府部门估计,全世界大概有4亿人习练太极拳。

太行道南宽阔的冲积平原上,生长着著名的四大怀药。太极拳文化研究者毛永胜认为,四大怀药的传承和太极拳的远距离传播,与由怀庆药商组成的“怀帮”密不可分。

明清之际,四大怀药从本埠向外急剧扩张,商业足迹遍及全国各地,并辐射东南亚地区。“怀帮”队伍走南闯北催生和壮大了两样行当,一是护镖的太极拳师队伍,二是自娱自乐的怀帮戏。

毛永胜考证,太极拳的远程传播与怀药传播带具有高度吻合性。药拳相伴,药到哪里,拳就可能传播到哪里,这是太极拳多点传承的一个重要线索。

太行功夫文化和怀药经营滋养了太极拳,还有一个因素则深深渗透到太极拳的内涵中,就是《黄庭经》。《黄庭经》为道教上清派祖师魏华存所著。魏华存首创“吐纳”“导引”“服气”及“三丹田”之说,俱存于《黄庭经》,为修炼太极拳的众妙法门。

“一路(太行道)”“一带(怀药经营)”“一经(《黄庭经》)”,勾勒出太极拳成长的历史地理脉络。毛永胜说,“但太极拳成为一个独立的拳系并被社会重视,已是近现代的事了。”

有人认为,太极拳进入更为广泛的视野,发轫于一场功夫对决。1954年,在澳门举行过一场香港太极门与白鹤门的PK,结果被裁定为“不胜、不和、不负”。“约战”余波未了,两位在现场“吃瓜”的年轻记者,均由此战获得灵感,一个写下了自己的第一部武侠小说《龙虎斗京华》,另一位写出了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系列武侠巨著的开篇《书剑恩仇录》。两人笔名一为梁羽生,一为金庸。

陈家沟太极拳真正走向世界,是在改革开放之后。1978年,邓小平为日本友人写下“太极拳好”四个大字,将太极拳介绍给世界。武侠小说、影视剧等掀起的一次次太极热潮,让陈家沟名声大噪。

与此同时,陈家沟人一拨拨走出国门,赴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传拳。改革开放以来,太极拳凤凰涅槃,快速演变为世界级的文化现象。

1985年出生的陈志伟,现任陈家沟太极拳功夫学校总教练。陈志伟告诉记者,Avinash来自印度硅谷班加罗尔的一个瑜伽世家,他的家族成员大都给当地的IT工程师上瑜伽课。5年前Avinash第一次来陈家沟,就迷上了太极拳。2017年,Avi-nash在班加罗尔开办了太极拳功夫学校印度分校,致力于太极和瑜伽的融合推广。

前年Avinash第10次来陈家沟学习太极拳,他专门请了一尊关公铜像带回印度。“这些洋弟子们非常尊师重道,每次我父亲上完课,Avinash都行跪拜大礼表示感谢。”

陈志伟说,对外国人来说,学太极拳并非易事,关键在于如何让他们参透和理解太极。记者问陈志伟,文化背景不同,如何向洋学员解释“阴阳”等太极术语。

陈志伟说:“我告诉他们,阴阳就像计算机常用的二进制,‘1’代表阳,‘0’代表阴,从1到0,从0到1,周而复始,他们就明白了。”

授拳在陈家沟的太极传人们看来,并不是最难的事,他们更希望外国人在学习太极拳的同时,也对中国文化有更深层次的学习和理解。

另一方面,太极拳由于拳理深奥,几百年间,“练拳者千人万人,成手者一人半人”,加上一些拳师又多以玄解玄,常使习练者不得其门而入。

据悉,已有拳师将杠杆、螺旋、切线等现代科学原理引入教学当中,使太极拳的训练方法更加科学化、直观化,有效缩短了“功夫”获得的周期。

3 顶流太极 痛点何解

作为快速崛起的巨大国际文化顶流IP,太极拳的最大价值被赋予健康与快乐的职责。

如何将太极拳打造成广泛传播的时尚文化,做强太极拳产业,才是传承的关键所在。对此,陈家沟人和一些专家学者的看法是一致的。让陈家沟人头疼的是,村子周边都是基本农田,武校和餐饮住宿的发展规模受限。陈志伟父子开办的学校,接纳80名学员已逼近峰值。

与太极拳申遗成功带来的巨大想象空间相比,陈家沟乃至太极拳产业走向世界遭遇的痛点,远不止于此。毛永胜认为,当前太极拳人、太极拳研究、太极拳传播,整体的发展状态,同太极拳蕴含的博大精深的文化信息还不相适应,同太极拳养心修身促进和谐的社会功效还不相适应,同太极拳作为传播中华文化使者的使命还不相适应。

学财经出身的焦作市社科专家范景致掰着手指算账,4亿太极拳习练者的市场需求,估计市场潜力产值在400亿元至4000亿元之间。范景致告诉记者,相对新时期的太极拳热,如今的陈家沟乃至温县,好比骑在“一头未被完全驯化的大象背上”,很多时候是跟着大象的节奏走,运作太极拳这一国际化品牌的水平还不尽如人意。

从功夫时代到新太极拳时代,范景致建议,要树立大太极的发展理念,重点建设好产业运作平台和资源整合平台,具体说就是两大平台和四大集群:太极文化产业研究院和太极文化产业引导基金,“拳”媒体传播集群、太极智造集群、太极文旅集群、太极医疗健康集群。在此基础上,构建太极拳现代传承产业体系。

温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,申遗成功,太极拳发展迎来又一个重要里程碑,进一步振兴太极拳,打造好这一超级国际IP,首要责任在温县、在焦作、在河南。

传承,是贯穿陈氏太极拳400年的关键词。作为新一代陈家沟人,致力于太极拳文化推广的陈秀丽说:正如没有一种运动可以满足所有人,太极也不可能俘获所有人的心,它像一列静静等候在站台边的慢速列车,直到有缘人拨开迷雾来到陈家沟这一小站,会发现,承载你真实人生的旅程才刚刚开始。